在中国,割席断交第一话题也许是中西医之争。而在国外,近十年的割席断交话题可能要数低碳水与低脂膳食的争论了。其实在胰岛素发明之前,就有人成功运用低碳水膳食来治疗糖尿病、肥胖症和癫痫症。

  许多营养师、健康专家以疗效不确定、证据不够充分为由,并不极力推荐低碳水膳食。时至今日,仍有人把低碳水饮食归入所谓的盲从膳食(fad diet)一列。大部分的主流媒体、机构仍旧在强调低脂饮食的作用。

  然而过去20年内,越来越多的有力证据表明,低碳水膳食比低脂膳食更为健康,或至少不亚于低脂膳食,包括管控血糖、胰岛素敏感性与减肥等方面。

  今年年初美国糖尿病协会(ADA)颁布的《2018糖尿病诊疗标准》以及本月由ADA和欧洲糖尿病研究协会(EASD)共同发布的《2型糖尿病管理共识》中,都认可了低碳水饮食在减重和改善糖尿病方面的潜在效果,尽管将其列入糖尿病或减肥人群的正式膳食指南还需时日。

  低碳水膳食减轻甚至逆转2型糖尿病,主要是通过短期到长期控制血糖、中长期内降低胰岛素抗性两个途径。

  其中,糖化血红蛋白(HbA1c)是临床上判断2型糖尿病病程的黄金指标。

  由于它衡量的是过去2-3个月的平均血糖水平,不受激素、情绪、病变、运动与饮食突变的影响,所以是比单次血糖测量更为合理与科学的判断依据。

  同时,糖化血红蛋白与心脑血管、糖尿病肾炎等并发症发病率的相关性更强,也越来越受到学界的重视。

  根据对近17年24篇临床试验文献的汇总分析,绝大多数(21/24,88%)的临床试验表明,不论是与高脂、高蛋白或高膳食纤维进行组合,低碳水饮食能够在3个月至2年的时间内显著地降低糖化血红蛋白

  几十年来,脂肪一直被认为是心脑血管疾病的罪魁祸首。这里的脂肪既包括血脂,即血液中的胆固醇与甘油三酯,也指代膳食脂肪,虽然二者完全不同。这是个很庞大繁复、仍存争议的论题,待以后慢慢展开。.

  目前主流科学界认为,如果甘油三酯、小而密的低密度脂蛋白(LDL)水平过高以及高密度脂蛋白(HDL)水平过低,可能会提升心脑血管发病率。

  本篇只阐述其中的冰山一角 – 从膳食脂肪与血脂的关系说起。前一篇低碳水报告(二)曾经提到,“吃油补油消耗油,吃糖补更多油存更多的油”。这句话里的每一个“油”字所代表的物质都是不一样的。

  我们从膳食中摄取的脂肪,在低碳水饮食的条件下,很大一部分最终成为了燃料被消耗掉,而摄入的过多的碳水化合物最后却变成了脂肪细胞里的脂肪,成为肥胖、糖尿病和其它疾病的帮凶。

  和血糖与血脂一道,血压的高低与心脑血管疾病与肾病的发病率有着很强的关联。当血压高于115/75 mmHg时,每升高20/10 mmHg的血压,得心血管疾病的概率都会翻倍。

  同时,很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,对于那些血压正常的人来说,更高的血压似乎也与更高的心血管疾病发病率有着关联。

  也就是说,不管是否罹患高血压,血压低的人(当然不能低至低血压)都比血压高的人更不易患上心血管疾病。

  因此,我们需要调查清楚,低碳水饮食是否会对血压指标有着不良影响,抑或是有所改善。